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尴尬的批评

http://www.huajia.cc  2016.10.31 09:28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

  一篇自认为满意的批评文章,刊发后,两次利用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遭遇,有时候我扪心自问,干啥不好,偏偏去说人家的长短,自讨苦吃干嘛呢?

  我曾在一家书画专业报刊发表了一篇评析一位书法家的千字文,刊发后这位书法家比较满意。后来书法家将此文收入他的书法集中,代为序言,集子出版后寄我一本以表感谢。作品集装帧设计得蛮好,印刷质量也不赖,粗略看了我写的那篇评析文章,文字中出现了这样的字眼:“著名书法家”“实力派书法家”“最具收藏潜力的中青年书法家”等等,而且我在文中的批评部分不见了,竟全是肯定的文字,文末注明刊发出处。

  我合上作品集,半晌回不过神来,无语啊!跟谁去说呢?可以翻翻曾经发表这篇评析文章的报刊,从头到尾提到这些字眼了吗?究竟批评文字跑哪儿去了?怎么不来个“此处删去多少字”呢?我怀疑作品集是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作者深思熟虑后的一篇文章,篡改成吹捧文字,真是评者的可悲啊!

  前些年,受领导的指派,为一位书法家写过一篇访谈长文,在一家地市级纸媒上刊发了。写这篇文章,虽违背自己的意愿,但没有夸大之词。去年在一家画廊,我顺手翻了茶几上的一叠旧报纸,在一家专门宣传书画家的内部报纸上,重新刊发了这篇访谈文章,但署名不再是原作者,而是书法家的朋友,原作者的领导。

  一位活跃的青年画家,让我写了一篇赏析文字,他比较满意,见诸报端。

  好些年过去了,我基本忘记了。一日,画家来电话说,他想出一本画集,是一家省级美术出版社的丛书,他看好我写的那篇文章,想收入集中。我听罢也是高兴的,虽没有稿酬,但得到了认可。

  高兴得太早了。画家话锋一转,说能不能把这篇文章的作者署为美协主席的名字。我傻了,傻得可爱。我没有美协主席的名头,我没有显赫头衔与地位,晓得了为啥人人都去争当主席?因这篇文章,断了与画家多年维系的信任。

  (胡碧波,媒体人、艺评人)



分享到:
7.86K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
剩余可用文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