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学术圈中的大观园

http://www.huajia.cc  2016.11.30 21:43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我从来就喜欢才女,或许是小时候看《红楼梦》看多了的缘故。女美而无才亦如无魂之道具模特儿。看宝玉成天与大观园中那一大群聪慧而才气横溢的女子厮混,那可是心灵在交流,真是让人艳羡。不要说黛玉、宝钗这些既美丽又聪慧的小姐们,那智慧的份儿足可把男人们比得无地自容!就是大观园中的丫环们,也聪明得让你惊诧。你看就薛呆子一小妾香菱,也是才貌双全。光看第五十四回“芦雪亭争联即景诗”一节中香菱继凤姐、李纨两人后所联“匝地惜琼瑶,有意怜枯草”句,亦是承上启下情景相生之佳句。其他的才女个个文采飞扬,争相联句,此起彼伏。倒是席上唯一的哥儿宝玉,表现反倒欠佳,被李纨当场批评为:“逐句评去,却还一气,只是宝玉又落了第了。”宝玉只好求饶:“我原不会联句,只好担待我罢。”这才被李纨逼着罚他去尖酸的妙玉处讨梅……小说毕竟是小说,现实中哪里去找才女如此集中的地方。女儿们都是水做的!大观园毕竟是曹雪芹厌恶于丑陋的名利争斗的男人现实世界,而虚构出的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理想之地。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女性固然不乏智慧之人,但所占比例似乎的确比男人少得多。我一直记得多年前在中学教书时,为了增强女孩子们的自信心,总是给她们讲各种励志的女性成功的故事。一个女孩子反倒十分认真地回应我:“女生的智力真的不如男生!”女孩子的话让我无话可说,她们自己都这样看了,你还能说什么呢?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说这话时天真而又认真的表情。那时一个普遍的看法是,学历愈高,女生就愈少。尽管我始终坚定地认为,女孩子们的智力是被社会习俗和历史惯性压制了的。《红楼梦》第四十二回中那聪慧的宝钗,不就开导过爱看杂书的黛玉:“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连做诗写字等事,这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至于你我,只该做些针线纺绩的事才是;偏又认得几个字……”第四十九回,宝钗又对正高谈阔论的史湘云和香菱批评道:“我实在聒噪得受不得了。一个女孩儿家,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笑话说不守本分的。”中国女性的智慧,就这样被社会也被自我给压住了。

    但社会在不知不觉中发展,我也从中学老师变成了大学老师,却突然发现女生们的比例随着学历的升高而逐渐多了起来。或许因为在艺术教育领域,学艺术的女生的比例的确高。在本科阶段,女生比例经常在50%以上,而到硕士阶段,女生们往往占到六七成,博士阶段甚至更高,在艺术史领域更是如此。最近在北京召开了世界艺术史大会,国内外艺术史学者来了上千人,整个会场人头攒动者大多为女学者。我曾在同一个会场的不同时间对流动的与会者反复作了统计,100人左右的分会场与会者中,女学者们总是保持在80多人,亦即所占比例在80%以上。世界艺术史大会后,我又连续参加了几次国际与全国性质的艺术史会议,女学者所占比例总有一大半,这些女学者占绝对主力的场合,有时候甚至觉得不无几分尴尬——自己怎么就误入女人世界中了!

    同行中不少人都注意到并且分析过这一现象。例如现行考试录取因素中外语成为分数铁杠子,而女生有语言能力的性别优势;男生为承担家庭压力急于挣钱养家,大多放弃考研;女生毕业找工作相对男生困难,干脆一读到底等。当然,不仅是美术史,学艺术的女生本就多,而且在考研、考博相对更偏重理论的美术史领域,女生们所占比例愈来愈大,学位愈高,比例愈大。

    如果说这些理由都是国内的,那么看看国外。我们发现来中国参加美术史会议的外国同行们女学者所占比例也是多数。可见,上述理由并不充分。或许,女性们天生偏重精神、情感、感觉、直觉,对艺术情有独钟才是真正的原因。尽管没有统计数字,但几乎所有的艺术领域,如表演、音乐、美术等行当中,女性艺术家们的比例都应当相当的高。当然,在艺术史论领域中女学者比例太高,且学历愈高,比例愈大,原因或许就真的说不太清楚了。笼而统之似可看成是女性艺术职业倾向的升华,这种职业倾向的形成只有几十年的历史,且已成惯性趋势。

    女学者们的智慧丝毫不输任何男人。在各种学术会上,我经常带着欣喜、钦佩甚至倾慕的态度,欣赏着女学者们敏锐的学术视角、缜密的史料考证、宏富的知识修养、精致的哲理论辩和她们仪态万方的演讲风采。每当女学者们意气洋洋作学术演讲时,她们和男人的智力何曾有任何差别?智慧的性别特征在其学术研究中有时会有微妙的呈现。大多时候,女学者们如其男性同行们一样关注艺术史的一切领域。有时候,她们的研究会体现在女性独特的关注领域,如一些唯美装饰性质的艺术、民间艺术等,在艺术中涉及女性情感世界的研究几乎是她们的专利,这对于学界的男性们,往往是一个捉襟见肘、误读连连的领域。

    这真是中国乃至世界学术圈中一个特殊的大观园。只是这里不再是《红楼梦》中那个古典的、封闭的、悲剧意味的大观园,而是一个开放的、自由的、生气勃勃的、现代意味的学术景观。这里仍然有如黛玉、宝钗、探春、惜春们一样性格各具的女性们,更有一个智慧的、深邃的女学者们的学术集群,一个美丽而颇有些神秘色彩的学术大观园。

    (作者为四川大学教授)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