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假文物”事件频发,原因几何?

http://www.huajia.cc  2017.10.09 20:08  来源:艺术市场 发表评论(0)

景德镇陶瓷商铺

    近日,浙江美术馆举办的“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引发争议,几位业内专家相继撰文指明部分佛像造假,这也是继7月份北京师范大学古陶瓷捐赠门之后,又一起关于假文物的风波。连续几起“假文物”事件的曝光使得舆论直指“国宝帮”,一时间网络上对于“国宝帮”的口诛笔伐层出不穷。其实,假文物展出的事件近几年已经屡见不鲜,2013年7月,河北衡水冀宝斋博物馆“令人颠覆三观”的藏品传遍网络,原本鲜人知晓的乡村博物馆火了。2015年6月,浙江师范大学的陶瓷艺术馆开馆首展即因展品涉嫌造假,引起质疑。假文物为何能够登台亮相各大国家机构?“国宝帮”又是如何发展壮大起来的?在各起文物造假事件背后,所支撑的造假产业链又是什么样的面貌?对此,记者采访了原上海博物馆副馆长、中国古陶瓷学会副会长陈克伦以及陶瓷鉴定家陈海波,对近日连续发生的假文物事件展开讨论。

 

景德镇陶瓷制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月19日,古玩艺术品鉴定家陈建明撰文《是真到了西天,还是唐僧误入小雷音寺——观浙江美术馆“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造像艺术特展”有感》,讲述亲自到浙江美术馆现场调查和拍照后,确认所展大量赝品无疑。8月23日,古陶瓷研究学者、评论家西风(张星忠)发表博文批判浙江美术馆举办的“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为“国宝帮大规模‘入侵’国家机构势不可挡:继浙师大、北师大之后,浙江美术馆展出大量赝品佛造像,让许多专业研究和收藏佛造像的行家再次吃惊。这种现代工艺品的造像在北京古玩城比比皆是、大量批发。”不过,两篇博文均遭遇删帖。 8月26日,西风再次发表博文《浙江美术馆展雷人佛造像以外国科技鉴定能行吗?》,继续对所展出佛造像提出质疑。一段时间内,对于文物造假的各种文章占据了各网络媒体的版面。陶瓷鉴定专家陈海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关注了此次事件,他指出:“浙江美术馆的佛造像展览从相关单位到策展流程,看起来配置都比较高,而且主办方也通过各种途径宣传了这场展览的专业性,以及所付出的努力,号称无论从文物价值、等级规格、工艺水平、艺术价值等方面都堪称这一领域中的高水准,可惜的是依然风波迭起。现今中国艺术品市场真假混淆,许多人指鹿为马、胡乱作为。更可笑的是如果他们有足够好的后台公关,甚至摇身一变,成为专家学者,受到广大收藏爱好者的追捧。市场是有无数双眼睛的,毫无忌惮、胡作非为终究要露陷。”

    由于市场不够规范,且文物价格高居不下,引发文物造假活动的猖獗。陈克伦表示:“许多缺乏专业知识和鉴定能力的收藏爱好者收藏了赝品,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但是近一段时期以来,社会上出现了一些有一定社会影响的人士,他们收藏了大量古代文物的赝品,并以此炫耀、出书,通过各种媒体宣传,举办展览,成立博物馆、艺术馆,大肆传播不正确的信息,甚至以此谋求名利,一旦这些错误的信息通过出版物、媒体和社会文化机构向公众传播,就会误导公众对文物的认知,甚至对社会造成更多危害。更有少数人利用赝品举办博物馆或者向社会捐赠,妄称其具有巨额价值,以此牟取土地、资金及政策优惠等不当利益。”

    “另有一些人虽没有收藏,但往往以鉴定专家、学者、文化名流等面目出现,为社会收藏进行鉴定,其中包括一些曾经是国家文博单位及高校的退休或离职人员,他们有的并不懂文物鉴定,也不具备一定的鉴定知识,却为了个人利益,混淆真假,丧失职业道德。过去我们学会中也有个别成员参与其中,学会已经对其进行了清理,但至今还有人打着学会和专家的幌子在社会上行骗,大众对他们要提高警惕。”陈克伦说。 

特大祭祀款釉下彩将军罐  冀宝斋博物馆

中国假文物已形成完整产业链

    近日,雅昌艺术网上一份涉及中国文物的《地下作旧产业调查》公布。该调查对中国庞大的文物造假体系产业链进行了分析,并对文物造假按照类型进行分区。调查显示:陶瓷造假重灾区以江西景德镇、河南(洛阳孟津南石山村、禹县神垕镇、宝丰县)、浙江龙泉、广东潮州等地为主;青铜器造假重灾区则以河南洛阳伊川县烟涧村为代表;玉器造假重灾区包括河南(南阳镇平县石佛寺镇)、安徽(蚌埠市),这些地区主要是汉代玉器的造假地,而辽宁则是全国90%的仿制红山玉的聚集地;书画造假重灾区以天津鼓楼地区为最广,北京潘家园、琉璃厂等地的假书画多由该地流入,南京夫子庙和清凉山古玩市场则多以当地书画家作品造假为主。景德镇陶瓷历史悠久,专门制作元明清官窑高仿品。

    在景德镇市原有的许多国有陶瓷企业早已改革,分别被划成许多小块,承包给私人。景德镇瓷业的管理机构景德镇瓷局表示,包括没有登记在册的个体、私营作坊在内,景德镇市制陶瓷企业不下4000家,从业人员达10万多人。陈克伦谈道:“整个景德镇街头制作高仿瓷器的商家太多,这与当地政府的鼓励政策有关,并且计划成立仿古瓷器中心。政府的这种鼓励态度是不可取的,我曾经谈到过景德镇的未来不在于仿古,而在于创新。然而当地政府只认识到仿古的市场,现今景德镇的仿古工艺确实有着较大市场,不少人在此处购买造假文物后,在博物馆举办展览或者捐赠别处。”

    中国假文物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中国收藏热潮的兴起,假文物制造在全国“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假文物源源不断地流入全国各大文物市场,造成假货泛滥的现象,收藏业遭遇诚信危机。陈海波认为,假文物泛滥与金钱利益分不开,不管是私人藏家、拍卖行、博物馆都有可能成为假文物流向的目标。“我曾受邀给一位资深藏家去鉴宝,高级庭院里面有好几处大套间用以放置古董,放眼望去,满屋子皆是赝品,然而他信心满满,直言热爱收藏、钻研很久,也找过很多人把关,投入之大甚至曾置换了手下一些实业。这位藏家的问题在于其知识积累源头就不正确,他所接触的人,其专业度可能需要再次推敲。”

    近期,陈海波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天堂和地狱》一文中提到,目前市场的整体水平包括监管力度、评估鉴定能力都存在缺失和漏洞。“艺术品是一个门道非常深的品类,对于一件艺术品,即便是专家也可能存在不同的态度,所以监管假文物的制造、流通环节存在着种种困难。艺术品市场本身就包含着一个无法控制的‘模糊地带’,这与珠宝行业相似,不可能没有假翡翠、假钻石,但是如果你储备了一定的专业知识,基本的真假问题将不至于背道而驰,艺术品行业也如此。艺术品市场不可能没有假文物,制假的技术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提升以及受庞大利益的驱动,总会空隙生长。对于收藏者、市场平台来说,需要保持理性和培养眼力。另外,相关部门应该起到监管作用,比如鉴宝类电视节目不应该为了追求收视率而哗众取宠,书籍出版需要保持专业度,为信息、知识的输出源头把好关。”陈海波补充道。 

“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展出作品 

造假技术走在文物鉴定前面?

    由于文物鉴定的复杂性,国家体制内传统鉴定和现代科技鉴定的不完善,加上高仿文物的不断更新换代和国家文物鉴定人才缺乏真正实战鉴别能力,民间实力鉴定人才又缺乏认定资格被排斥在外,民间一些并不具备实战眼力的忽悠专家更是大行其道。对此,有人提到造假技术已经走在文物鉴定前面,造假技术在现代科技的支持下日新月异地迅猛发展,而文物鉴定技术却停滞不前,依然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陈海波也认为目前国内在艺术品鉴定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艺术品鉴定评估平台的建立、鉴定机构内专家人员的选择、鉴定仪器和技术的发展、相关人员的教学培养等都需要切实发展。归根结底,都与‘人’有关。建立平台的人是否做实事、鉴定人员是否具备专业能力等。在一个市场里,‘人’有最大的创造力,也有最大的破坏力。鉴宝需要极强的专业性和严谨性,哪怕名声再大,掌眼物品时也不可一人独断轻易下结论,而是将鉴定结果建立在大家的共同研讨上,需要时甚至通过科技手段予以辅佐证明,这才是认真、严肃、科学的鉴定态度。”

    陈克伦对于文物造假走在鉴定的前面一说,持截然相反的态度。他告诉记者:“以前,文物鉴定基本上以有鉴定能力的专家目鉴为主,能看出90%以上的真伪之分。主要的工作方法是:看陶瓷造型、胎釉、纹饰及工艺的时代特征。有时候还可通过叩击以辨别瓷器的烧成温度以及判断是否有暗伤或修补。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古代陶瓷的窑口及品种众多,积累丰富的鉴定经验需要时间和实践。与此同时,现代造假手段越来越多,水平越来越高,不但要识古还要识今,更增加了鉴定难度。但只要找对方法、刻苦努力、循序渐进,总是会有进步的。现今,辅助以科技的手段分辨文物真伪就更加清晰了。比如瓷器仿古制作中,即便完全按照古人的配方,但是依据烧制过程中成分变化还是能利用科技技术分辨出真伪。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国内已有科研机构具备‘古陶瓷热释光年代测定’‘古陶瓷胎釉成分X衍射无损分析’等方法,并已通过国家课题验收,可以作为古陶瓷鉴定的辅助手段。目前社会上某些科技检测机构的检测手段尚不成熟,检测准确率不高,因此其结果不可轻信。” 

“陶瓷” 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开馆展览现场 

亟待政府部门介入监管

    2016年5月底,北京市文化局批准了5家单位成为北京艺术品鉴定试点单位,再次搅动了本就热闹的鉴定市场。此前,文化部网站就发布了《文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艺术品鉴定管理试点工作的通知》:文化部决定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南、陕西6个省(市)开展艺术品鉴定管理试点工作。对于鱼龙混杂的鉴定市场,权威认证是无价的信息,也是目前市场稀缺的资源。这次,“官方认证”似乎给市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将成为规范市场秩序,理清市场乱象的法宝。而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措施与舆论期待仍有差距,艺术品鉴定,尤其是文物鉴定的市场管理尚待起步。陈海波表示:“如我以前所提过的,艺术品市场是一个天堂与地狱并存的市场。即使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也未必能够使艺术品市场完全‘去伪化’。‘真伪’会伴随这个市场存在,甚至“真伪”本身就是这个市场的一部分。面对这种矛盾和窘境,我希望相关人士能够把文物真假判断与金钱利益区分开来,而艺术品购买者也需要加强自己的眼力、结交可靠的人、形成自己的判断标准。”

    陈克伦说道:“私人收藏文物,如果是作为个人爱好仅供自己欣赏,即便其中有现代作品,也可以作为艺术品看待。而一旦成立博物馆,将私人收藏公之于众,或者将个人收藏捐赠给博物馆及其他公立机构,那么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需要对这些藏品进行鉴定,确定其真实的时代和产地,还要对其来源进行调查。这项工作也不宜由收藏者自行组织进行,而要由当地文物行政主管部门着手,并出具正式的鉴定报告。私人博物馆的藏品一旦经过正式鉴定,就成为博物馆的注册藏品。根据国际惯例和国家的有关规定,收藏者不能随意处置,如要改变其权属,要经过一定的批准程序。近期出现的各起假文物风波已经严重误导公众的收藏理念,破坏了社会文物收藏气氛和正常秩序,给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公众文化生活带来极大危害。经济上坑害群众,破坏社会安定,损害国家形象。这种乱象丛生的情况已到了非治不可的时候,再也不能任其继续发展。建议政府部门介入监管,组织文物、公安、司法、教育、工商、广电等相关部门联合行动,多管齐下,依法治理,还收藏界一片碧水蓝天。”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